從內在開始改變,你為自己創造了什麼樣的爸媽圖像呢?

11

你心中所創造的圖像、創造了你的故事、也影響了你的現實更決定了我們看待世界的方式!你創造了對的圖像嗎?

說到爸媽,不知道你腦海的思考裡會浮現出什麼樣的故事或者是形象呢?

你覺得爸媽之於孩子,爸媽之於一個家庭,爸媽扮演的角色是什麼呢?

在我當全職家庭主婦的時候,每天面對兩個一大一小難纏的小小魚和永遠做不完的家事,我心中總會想到一個以前看的希臘神話故事…..

希臘有一個神話是關於一個叫做「薛西弗斯Sisyphus」的人,因為他得罪了天上的眾神,所以他被處罰必須要在無間地獄之中推一顆巨大無比而且沈重的石頭上斜披,但是這個處罰不僅僅只有把推石頭上山就可以完成,每當薛西佛斯把巨石推上山之後,那顆大石就會從山上再度掉落,他必須一而再、再而三地、無窮止盡的做同樣的事情。

因為對希臘眾神而言,世界上沒有比「做徒勞而無望的工作」更為可怕的懲罰了!

而我當時就覺得自己很像遭受世界上最可怕懲罰的薛西佛斯,每一天照顧完小孩、做完家事了,隔天再度重新開始,再度面對是像山一樣的玩具、充滿泥巴還有食物的骯臟衣服、還有既是魔鬼也是天使的小小魚,等我好不容易又度過一天,碰!晚上十二整點的鬧鐘咔噠聲就像是巨石掉落的沈重聲響,然後新的一天再度開始,整理好的房間再度開始凌亂…

我每天推著家庭的巨石,用沾滿汗水的雙手、咬緊牙關的努力維持忙碌的生活的繼續前進,在夜裡如果我沒有因為疲憊而跟孩子一起睡去時,我看著自己洗著碗的雙手時會不由自主停下來,胸口不由自主的泛起酸酸的苦澀的味道,讓我委屈的想落淚,讓我有一種生活並不是快樂而是充滿疲憊的錯覺。

當時的我其實也才二十五、六歲,根本不夠成熟,因為掉到身上的壓力、角色的轉換、我跟海馬兩個人開始重新思考人生的方向,我們開始閱讀許多的自我成長書籍、靈性成長書籍,因為我們知道繼續堅持下去的唯一方法就是讓自己變得更強壯、讓自己變得更成熟來足以承受生命送給我們的功課。

九陽優米機

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有一次聽到安東尼羅賓斯的演講,他談到你對生命的「藍圖」、「圖像」、「你賦予他的故事」,會深深的影響著你創造出來的生活!

他在演講之後開放觀眾提問,有一位單親媽媽她覺得自己的生活過得非常辛苦,她兼了三份工作只為了讓生活能夠繼續,她覺得自己根本沒有辦法像演講之中提到的「找到自己心中的力量、去過自己想要的人生」,而她甚至覺得那些只是紙上談兵、說說而已的概念!

於是安東尼羅賓斯就開始提問:「請問你兼了三份工作?」

那位女士回答道:「對!早上我去送報,然後接著我去上班,週末我則是去餐廳當侍者。」

「請問你為什麼需要做這三份工作,把自己弄得精疲力盡?」

「我的生活需要我做這三份工作才能繼續維持,而我的孩子們也依靠我的工作收入來生存,我沒得選擇。」

「好,我們先放下你之前提到的一切,你可不可以說說看,你對於自己生活的藍圖(圖像)是怎麼樣規劃的?詳細一點沒有關係,你希望住在什麼樣地方、什麼樣的房子、開的車…..」

「我心中的藍圖是,在xx區擁有一棟透天或者是復合式雙層公寓,後面要有一個院子讓孩子可以跑或者養狗,我希望可以讓我的孩子去上好的學校、學一些特殊的才藝,每個禮拜至少要有一次請清潔婦來打掃……」然後她洋洋灑灑的說了一長串他心中理想的圖像….

「你還看不出來嗎?是你心中的對於生活的藍圖還有你想要創造的故事讓你兼了三份工作!」

「………..」這位女士深吸了一口氣,左手放在胸口、右手插著腰,與剛剛滔滔不絕的發言相反,她開始思考那句話的真實性。

「如果我要你先放下你心中規劃的藍圖,放下你對於生活的圖像、把你想要創造出來的故事擺在一旁,來去思考,如果你不需要買一棟位於市區價值不菲的透天,你先暫時放下那個藍圖,那你覺得你可以住哪裡?」

「或許我可以買一間小公寓,或者是買郊區便宜一點的,甚至用租的?」

「當你買一間價格比較便宜的公寓、或者是先用租的,想到這裡,你心裡會有什麼樣的感覺?」

「我覺得…..好像沒有那麼累,壓力沒有那麼重….」

就這樣,台上的講者一個一個檢視這位發問女士心中對於生活的藍圖,然後帶領她發現其實她之所以會這樣的辛苦,都是因為她「內在的圖像」正在作祟!

DSC04009

我們快樂的程度是與我們的期望成正比,而我們的期望則是源自於對生活的圖像,而我們的生活圖像取決於我們看世界的角度!

英國生物學家-赫胥黎Thomas Henry Huxley曾說:「人生不是受環境的支配,而是受自己習慣思想的擺佈。」

如果想到雨天,就想到了讓人陰沈的烏雲以及濕搭搭不舒服的鞋子以及褲腳,那我們對於雨天就會感覺到討厭以及厭煩,但是如果這陣雨來臨是正逢乾旱、炎熱的夏天之時,那我們對於疏散熱器、帶來甘霖的絲絲細雨則是開心的幾乎可以在雨中漫步或者是跳舞了!同樣都是一場雨,但是因為我們看他的角度不同,我們所產生的情感也不同,這就是思考以及圖像的力量!

我們的想法決定了我們看世界的角度,我們的圖像決定了我們看待世界的方式!

因為那一場演講,我開始檢視我自己所謂的「薛西佛斯」理論的真實性與否,是!每天我幾乎都在做同樣的事情,是!我覺得挫折感很大,因為事情好像永遠沒有做完的一天!

但這是真相嗎?

曾榮獲諾貝爾文學奬的存在主義哲學家-卡繆對於薛西佛斯有不同的想法,他認為薛西佛斯是快樂的,他曾經寫道:「生命的意義在於過程」,享受過程,就是生命存在的價值,而我們如何去享受那個過程就定義著我們生命的意義,如果我們給予這個過程自我肯定,那麼就算那是眾神認為最殘酷的懲罰,他也可以是快樂的!

如果推那個大石頭都可以是快樂的,那帶小孩為什麼不可以是快樂的?那做菜為什麼不可以是快樂的?那做家事為什麼不可以是充滿愉悅的?

28-5

我開始一個一個去思考我對於事物的定義、我賦予他的圖像、我思考的角度,然後我發現了一個嶄新的世界!

當我在照顧兩隻小小魚的時候,我會想像我是一個有機菜園的園丁,是的,我要孩子健康的長大這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我偷懶一點,讓電視當他們的保姆、或者隨便買不健康的食物來餵他們雖然比較簡單,但這樣的生長過程並不健康,撒了農藥的蔬菜雖然看起來賣相好,但是其本質卻不是天然健康的!

是的,在照顧的路上一定會遇到困難,就像菜園一定會有討厭的菜蟲、一定會有拔不完的雜草,孩子有需多地方需要我們去照料、訓練他,有的植物需要給他立支柱藤蔓才會往上爬,有的植物開花的時間需要久一點、季節不一樣,每一天雖然植物看起來都一樣,但是就長時間來看,它的確有一天天都在生長、都在轉變,而孩子也是如此!

當我在煮菜的時候,我會想到電視上面的帥哥主廚-奧利佛,想著我可以怎麼樣利用創意作出有機、天然、但又好吃的料理,這可不是人人可以做到的,是需要創意還有熱情的,在煮晚餐的時候,我會請海馬看著孩子,播放輕鬆的鋼琴或者是basanova,如果時間比較輕鬆,我甚至會到一小杯的紅酒,邊唱歌、邊料理,像是一個廚師創造出米其林的創意料理。

當我在做家事的時候,我會想像我在打造一個美麗的家,每當我做完一件事情,這個家就越美、越漂亮,家事不是一定需要我去完成,髒髒亂亂的也是一種選擇,但是我今天選擇創造出一個整潔、有秩序的家,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了讓生活在裡面的我感到開心、感到美好!

當我想到我跟海馬的角色的時候,也不再是我一個人支撐著家庭,而是我們兩個是合作無間的夥伴,就像是小時候看的天龍特攻隊的節目(是的,本人有一點年紀了…),我有我擅長的事情,他有他擅長的事情,只要我們合作,沒有什麼事情辦不到!

慢慢的,我越來越開朗,慢慢地,我朋友發現我居然帶小孩、當黃臉婆當的很開心!

17

慢慢地,我發現生活中不可避免的困境所產生的笑點,當小魚萱發現弟弟把她芭比的頭拔下來放進嘴裡而驚叫大哭的時候,我可以帶著愉悅的心情從容面對,當海馬不了解我辛苦的時候,我會換個角度想到跟「夏蟲語冰」是不智的,然後自我開解,當我在思考自己到底為誰辛苦為誰忙的時候,我會將自己放在十年後的角度來看現在,我知道我一定會很慶幸自己曾經親密的陪孩子走過這一段路……

當你想到你自己現在正在做的事情的時候,你會有什麼樣的圖象呢?你的藍圖是什麼呢?你賦予他的故事是什麼?

寫下來,去想想看,它到底正確與否?想想看,它是正面的還是負面的?

爸爸一定要把自己想成是提款機嗎?媽媽一定要把自己想成蓬頭垢面的煮飯黃臉婆嗎?

你心中的苦,是因為你的給予他的故事造成的嗎?你現在正在做的事情,是因為錯誤的藍圖來驅使你去做的嗎?

有沒有辦法從內在改變自己呢?

當我們的注意力集中在一件事情上的時候,我們就是給予它力量、給予它流動的能量,去想想看,我們究竟是給予正向的事情能量?還是給予負面的事情能量?

南方莊園

當我們從內在改變了自己,我們就改變了所看到的世界,不是因為世界有所改變,而是我們放下了自己有色的眼鏡,第一次真實的與繽紛、美好的世界相遇!

One Response to 從內在開始改變,你為自己創造了什麼樣的爸媽圖像呢?

  1. Aumji 說:

    Great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