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停課+stay at home 的日子1-第一週when shit hits the fan

讓我想想,關於我們家最後演變成「Stay at home」這個故事,起始點最早應該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講…我要先說,這絕對不是一個充滿勇氣、愛、還有友情的故事,這只是一個平凡的一半台灣、一半美國的家庭,在這段充滿艱鉅的時間,一天過一天,努力生活下去的故事!

時間最早應該是要說到2020年一月,那時候Covid-19還不正是叫做Covid-19,大家講說「武漢肺炎」不會被人小粉紅們出征或者是被人唾棄,我因為一月底要回去台灣,所以當這個不知道從那裡的病毒出現時,我個人是心裡非常緊張的,每天刷新聞,還從美國帶回去兩盒口罩給我爸媽,其中一個還是n95…..(哪知道後來,美國幾乎是完全買不到啊!)

我記得一月底的時候,我的同事們開始幫我擔心,他們擔心我會「中獎」或者是台灣封城之類的,我在全校開會的時候跟我們的同事說:「一件事情要大家知道,要惹惱台灣人最快的一句話是,台灣不是一個國家,是中國的一部分,而要中國人翻臉最快的方式,就是提到台灣!什麼一國兩制、目前完全沒有共識,一邊一國,也不知道誰承認,

但是我住在台灣而中國在海峽的那一邊,這幾年我學到的一件事情,不要相信對面的政府,尤其是他們沒有言論自由、人身自由,他們是世界上最糟糕的鄰居,動不動拿飛彈對準我們、說要攻打我們、不讓我們參加國際組織、常常打壓我們、搶走我們的朋友,然後好的沒有、壞的全部有,然後現在又搞一個病毒,如果這個不叫做bully-霸凌,我還真不知道什麼叫做霸凌,你們美國有「加拿大」當鄰居,友善的加拿大,我們台灣,有中國大陸,我會平安回來的!」

我記得我的美國同事們都笑了,然後笑著說:「加拿大人可能也跟你們一樣覺得自己很衰小,畢竟美國也是一個非常糟糕的鄰居啊!」

當時,我的家長們,聽到我要回台灣,沒有一個人是緊張的,(反倒是我學生比較緊張,我還要一個一個把轉機列出來,告訴他們老師會平安回來的!最後他們對於我的航班還有轉機地點,一整個背得熟的,像是我的私人助理),有的家長還跟我說:「不用緊張啊!這就是像流感而已啊!」雖然我心裡想說:「x的,這跟流感差很多好嗎!」我還是笑了笑說:「是啊!」

要知道,美國當時候的主流媒體,根本就沒有再追這件事情,就算是有在報導,也是把這件事情當作「反正這是亞洲的流行疾病,不關我們美洲、歐洲大陸的事!」

我一個人在29號的時候上了從愛德荷州Boise飛往西雅圖的飛機,當時候,飛機上我是唯一個戴口罩的人,然後在西雅圖轉機飛往成田機場,飛機上差不多30%的人有戴口罩,我一上飛機在還沒有坐下前,就先拿出了消毒紙巾,擦遍了座位、扶手、桌子、安全帶,然後每一次上廁所也是這擦、那擦,老實說,這趟旅程對於「geomaphone」細菌恐懼症、有潔癖的人,感到無上的崇拜,要這樣生活,真的很難很難啊!

第三趟的飛機,從日本飛回台灣,飛機上80%的人都戴著口罩,下飛機後,幾乎整個機場的人都帶著口罩,真的是覺得心安很多,連我老爸都帶著口罩來接機!

這時候,美國還沒有第一起Covid-19的案例,所以回去之後,我也不需要隔離,唯一感到有差別的是,在清大上研究所的課前,要量體溫、進圖書館要戴口罩、坐火車要戴口罩。除了上華德福研究所的課非常開心之外,唯一值得一提的是,上課的其中一天,我們的同學-新竹內湖國中的校長說,教育局宣佈寒假多放了兩個禮拜、然後暑假延後兩個禮拜!我是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老師們集體崩潰啦!但是在那一刻,我看到幾乎所有的華德福老師同學們,大喊「不會吧!不!我的暑假!」

要知道,華德福老師的暑假本來就短,加上要教師進修、要參加備課週、之後回學校備課,通常有一兩個禮拜的輕鬆就是謝天謝地了,現在暑假這樣一延期,代表基本上整個暑假幾乎都會充滿了寫質性評量、進修、備課,然後開學!所以現場真的是一片哀嚎、血肉模糊、屍骨不剩(開玩笑的)!

一個禮拜後,藥局開始實名制領口罩,開始第一天,剛好是我在台灣的最後一天,我剪完頭髮、洗完頭,看著湖口火車站前長長的人龍,心裡不禁想,回家是不是要再幫爸媽多寄些口罩!

可是當我從台灣回美國後,事情開始轉變,美國加州開始出現第一例Covid-19的病例,我回來第一個禮拜也就是二月中,當我想起要開始買口罩時,口罩的價格開始飆漲,從一盒十多、二十多美金,飆漲到三倍,而當我猶豫了一週之後,就算要買口罩,也幾乎買不到了,一盒50個的口罩,要台幣1600左右,平均一個口罩30元,你買不買?而當時有些台灣的同胞們則還是在計較一個口罩居然要6元,成本只要一兩元,中間的價差誰賺去!

我忍痛買了一盒口罩,最後居然等了一個月之後還被取消,好險我家先生-大魚先生,他也上網訂了口罩,只是要等一陣子,我的口罩存量還有15個,應該是夠!

二月底,我們開始憂心,所以按照CDC網站上面的建議,我們家去買了兩個禮拜的存糧,多跑了一趟cosco,哪知,這一趟cosco拯救了我們全家的小屁屁,因為兩個禮拜之後,美國開始衛生紙之亂,有錢都買不到衛生紙!(我們買了一大袋的衛生紙、餐巾紙、米、豆子、泡麵、兩盒的肉、兩三包的麵包還有麥穀片、油,還有一切可以久放的糧食)

三月五日禮拜四,美國這個時候流感還是很嚴重,我的班級每週大概都有2~3個人請一整個禮拜家病假(當然要有醫生證明),就連老師們,有的也是因為流感而病假在中,整個學校的請假率到達了16%,剛好這一天,我請我們班幾個家長,來我們班做全面的消毒,結果當天教師會的時候,學校就決定,下禮拜一放「well being day」恢復健康日,隔天禮拜五,學校這一個自動給所有的學生請假的理由,,家長可以自主選擇要不要讓小孩上學,我自己家的小孩是待在家裡,我則去上課,那天26人的班級,有16人出席。(這個完全是符合idaho法律條款的啊!讓我非常驚訝!美國還要這一招,不過我們也有腸病毒停課週,這個也差不多)

三月九日,學校放「well being day」恢復健康日,前一天晚上我還慶祝著多一天的放假,期待春假的來臨,因為我們家都沒什麼是,教室也都清潔完了,我還帶著小魚齊跑去滑雪,殊不知,這根本就是朝著失控走向的一週,而一切則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三月十一日,世界衛生組織WHO正式宣佈,covid-19是pandemic,我當時還想說:「pandemic」是啥意思,不行!得要查字典,明天學生一定會問我,那個字到底是什麼意思!面對美國小二學生,我現在英文對英文釋義的能力有如火箭一般衝天啊! pandemic就是全球性的流行病的意思,會對於社會、經濟造成廣泛的影響。

三月十三日,星期五,難怪人家說十三號星期五不吉利,現在真想想,的確那一天的黑色星期五,就像事情轉變的開始!

星期五的前一天也就是禮拜四,我們學校全校教職開會決定,在下禮拜一的時候學生放假一天,因為愛德荷州的教育局要所有的校長開始思考,如果整個週停課的話,線上授課的可能性,我們校長雖然是美國人,可是他在南韓長大,家人在中國,所以他很清楚covid-19的現況,所以他早早通知了學校的董事會,要求下週一停課,老師們通通到學校來準備討論線上授課的可能性!

我還記得那個黑色星期五的早上,我跟學生們宣佈下禮拜一不上課的時候學生們的表情,大部分都是「喔不!!」(掩面哀號),當然每一班總會有一個小孩,會大聲的說「耶!」然後那個小孩被同學們唾棄,尤其是被女生們唾棄!(我發現,華德福的學生,是真心喜歡上課的!不管台灣還是美國)

上完一整天的課,我提醒學生要帶回放在學校的水壺,開心的跟他們揮手(這個禮拜開始我們就沒有握手了!因為衛生上的考量)我笑著說:「有個開心的週末!我們下週二見!」其中還是有幾個學生擋不住要跟老師三天沒有辦法見面的難過,走上前跟我要著擁抱,我摸摸他們的頭,笑著說:「不要擔心,我們很快就可以見面!」但是誰知道,那一天居然就是這學年的最後一面!(目前我們這一州還沒有宣布會這學年都遠距上課,但是我自己很清楚,應該大家是回不了學校了)

下午五點,愛德荷州正式宣佈,本州的第一個covid-19案例!這一宣佈,我們的世界再也不一樣!

晚上,我跟大魚先生如同往常打算先去健身房再去採買一週的糧食。我們平常去的健身房ymca,從三天前開始了social distance社交隔離政策,一半以上的機器全部因為要保持適當的距離而貼了「停用」的標記,

四處都張貼了「請確實消毒機器、請保持社交距離」的標示,人數大概是平常數量的四分之一。

所有的門窗都被打開,而游泳池男女更衣間內的三溫暖、桑拿也全部停用。

平時人聲沸頂的籃球場,也是空蕩只有小貓兩三隻,即使是每一聲籃球拍打在體育場地板上的聲響,不停地迴盪,還是掩蓋不了一種蕭寂的感覺。 (順道一提,隔天,ymca就宣佈無限期關閉,就這樣我們少了運動的地方。)

跑完步、運動完之後,我們先去了winco,打算之後或者是隔天去亞洲市場,沒有想到我們正巧目睹著搶購風潮完後的殘局,我們到了商場大約是晚上九點半,幾乎一半一上的東西都是空蕩蕩!

衛生紙?沒了!只剩下幾盒的餐巾紙作為證據,告訴眾人,這裡曾經是面紙、衛生紙的擺放處!

香蕉?沒了!(其實我真的不懂為什麼大家要搶購香蕉!美國人愛香蕉嗎?)

馬鈴薯?沒了!看到這裡,我整個人大笑,我對著大魚先生說:「你看看!堂堂一個馬鈴薯州!(愛德荷最著名的就是馬鈴薯的種植),現在居然連一個馬鈴薯都買不到了!」(我2017年跟海馬先生離婚,2019年跟大魚先生結婚了)

大部分的青菜還有,我猜美國人並不認為大恐慌需要採買青菜!(笑)

大部分的肉品?幾乎都沒有了!一整個冰櫃大慨有幾百盒的雞胸肉,只剩下17盒…..

因為我們之前買了備用的糧食,所以我們這一週只有買一個禮拜的食物量,我們就乖乖地回家了。

三月十五日星期日,兩天之後,愛德荷州宣布第二第三例,下午五點左右首都boise學區開了第一槍,宣布從星期一開始停課,一直到春假結束3/27,然後我女兒的west ada在晚上八、九點左右吧,也宣布了停課。

隔天,三月十六日星期一,早上五點,我們學校發出了全校停課通知,所有的老師帶著沈重的心情,近到學校,本來只是討論「如果要變成遠距線上教學」會是什麼樣,現在討論的主題則是變成「遠距線上第教學即將開始,而我們要如何做準備?」

在晨圈的時候,校長要每一個人分享自己的想法,我想了想,說:「在這個時候,作為人類的慣性,我們會習慣往外看,我們的工作如何受到影響、我們的生活如何變得不便利,我們會開始想自己是不是缺少什麼,然後開始搶購、囤積,擔憂、恐懼、對於未知的害怕在此時可能會佔領了我們情緒的主導。 

但是往往在這個時候,是向內看的好時機,往我們的內在走,想想,究竟在我們的生命之中,什麼是最重要的?你所擁有的東西?你的工作?是你的家人?我們做為人,在這個時候,我們需要展性什麼像的特質,是恐懼、還是愛,是自私、還是分享?而我們作為一個老師、作為自己孩子的家長,我們想要孩子在未來長大後,看這段時間他們會記得什麼?將這樣的想法、特質我們自己之中、帶進家庭中,告訴我們工作的每一個家庭!深呼吸、然後向內看!」

這個星期中的禮拜二、三、四、五,學校會議從到校開會,變成線上會議,一開就是好幾個小時,剩下時間,我一個一個家長打電話,就這樣在工作之中,度過了停課的第一週!

這一週,總結來說,讓我想到一句英文俚語:「when shit hits the fan!」中文的直翻是,當狗屎打到電風扇,意思就是「大事不妙了!大事不好了!」當一件事情突然很多的問題、麻煩!所以,就這是當狗屎終於飛向(狗屎其實已經飛很久了,比讓「子彈飛一下」還飛的久)而且擊中電風扇的一週!

(待續…)

[華德福教育]2017年華德福師訓(簡章、報名)

又到了新的一年,2017年台灣各地的華德福師訓已經慢慢準備開始,因為我曾經在部落格文章之中提到過參加華德福師訓,偶爾會接到一些人的詢問,所以今年開始,就乾脆來作個介紹!(但是海聲的華德福師訓已經開始報名了!而且2/28號截止,所以要參加的人要快喔!)

Read more[華德福教育]2017年華德福師訓(簡章、報名)

U.S.A美國親子旅遊露營:DeSoto Caverns Parks

位在美國阿拉巴馬州的DeSoto Caverns(洞穴)公園,可以露營、參觀天然洞穴,也是郊遊、踏青的好去處喔!

Read moreU.S.A美國親子旅遊露營:DeSoto Caverns Parks

[小魚媽碎碎念]首爾22小時轉機出境行+傳說中的小黑房驚魂記

這一篇文章,完全是不負責的遊記,所以如果希望可能得到任何的觀光資訊的人,本篇完全找不到喔!就是一個客家婦女的碎碎唸而已~XD

Read more[小魚媽碎碎念]首爾22小時轉機出境行+傳說中的小黑房驚魂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