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養]你是教養中的黑臉還是白臉?

家裡的黑臉與白臉

你家裡面也有黑臉跟白臉嗎?這兩個角色的平衡以及扮演,可是一大挑戰!你,是扮演哪一個角色呢?


以前看電視上的警匪片,警探人員在質問嫌疑犯的時候,總是會有一個人扮黑臉,嚴刑拷打,一副要你把自己的祖宗八代全部都交代清楚、不然就跟你事不罷休的模樣,接著會出現一個面慈心善的老警員,一付非常瞭解你的心情、只要你好好的說、老實的交代事情發生的緣由,就會讓你平安地離開的白臉。

通常黑臉的角色是比較不討喜,而白臉的角色總是比較輕鬆,其實很多時候,我們“每一個家庭”裡面都有黑臉白臉的角色。

我回想我們家的教養方式,其實我跟海馬兩個人都有扮過這兩個角色,當孩子吃飯完東西沒有收拾好的時候,我會狠下心來叫他們下來,一定要把該做的事情做完才可以往下一步走…

有的時候小小魚做錯事情,像是吵架、說謊,我真的是受不了、也覺得無從處理起,我就會送去給他們的爸爸,讓海馬用來一個一個拷問(笑),然後突破他們的心房最後知道事件到底是怎麼樣發生的。

我個人是覺得,一個家庭誰來扮黑臉跟扮白臉的機率比,應該是跟個人的特質、以及自己的對孩子的要求有關係!像是在紀律生活習慣方面,我要求的比較多所以這方面都是我扮演那個「不行!現在是做xxx的時間,不可以。」但是海馬則是比較容易在孩子犯錯的時候出來扮演「糾察官」的身份,告訴孩子要怎麼樣做才是正確的。

但是這種角色扮演的責任,如果一忙,很容易就會失衡….

前一段時間,小小魚跟海馬剛從美國結束半年的美國旅程回到我身邊,所以很久沒有孩子在身邊的我花了一小段時間才重新上手「媽咪」這個角色。

有一次,小小魚好像是因為一個共同的玩具,兩個人吵得不可開交,最後兩個人一個人哭得鼻涕跟眼淚都分不清、另外一個則是忍著眼裡面的淚水死不哭,嘟著扁扁的嘴巴抱著娃娃趴在地上像一顆頑固的石頭,抓著我長裙、明明不是故意但是不停我往身上蹭、把鼻涕眼淚往我身上擦的小小魚,我只能搖了搖頭,叫海馬來處理這件事情。

結果海馬跟孩子三個人在房間裡面,過了十分鐘,房間裡面慢慢地傳出了笑聲,最後海馬打開門,走了出來,我坐在客廳,好奇地問:「事情解決了嗎?」

「恩……」

在了解他如何把事情解決完之後,海馬語重心長地說:「我覺得你最近都把這種球都丟給我,像這種吃力不討好的工作都交給我做, 我知道你最近很忙,但是每次都把『扮黑臉』這種嚴肅的工作都交給我,你大部份做的事情都是開心的跟孩子玩、扮白臉….」

「……..好像是耶!可是我覺得你那個角色做得很好啊!」雖然很不相承認,但是的確最近好像都是這樣。

「做得好並不代表我喜歡做,黑臉也是會累的。沒有人永遠喜歡扮演這種嚴肅、要求紀律的角色,我覺得現在家裡面有一點失去平衡,我這麼跟你說並不是在抱怨什麼,只是希望你可以察覺到這件事情,然後有覺知的去慢慢改變。」海馬說完之後,輕輕地揉了揉我的頭,然後留我一個人在客廳看我的書,也讓孩子自己在房間玩。

家裡的黑臉與白臉

其實我一直沒有思考過這件事情,因為在台灣這樣的角色分配好像通常都是固定的,如果爸爸是黑臉,那麼通常他就是黑一輩子…..也因為這樣,所以台灣人關於父親的形象都是比較嚴肅、剛正不阿、不善於表達情感,而媽媽則是相反。

當然也有的家庭是剛好相反的,像我自己家,我老爸就是屬於比較好說話、比較沒有嚴格的那一種,而我老媽則是屬於這個會要求做到、那個也要要求的那一種管的比較嚴的人…

但是我從來沒有想過,其實一直擔任一個角色也是會累的,而且有的時候這種角色還並不是夫妻兩個人講好、或者是刻意這樣分配的,大多就是約定成俗,一個小小的起頭,後來就慢慢地變成習慣、最後就這樣變成家庭的教養角色的分配了!

之後,我慢慢檢視自己那一段時間的態度,我發現自己的確都挑軟的柿子來吃,而忘記要當一個父母要成長最快的方式就是要面對挑戰,這樣在累積克服困難後的不同經驗後,自己才能有所成長!

家裡面那個黑臉,真的也是需要休息的,他也需要卸下他的面具、他也需要能夠跟孩子有不同的相處經驗、創造不同的回憶,他也不想孩子在長大之後,在回想到自己在孩子生命之中扮演的角色都是說教、嚴肅的。

家裡的黑臉與白臉

你們家也有黑臉跟白臉嗎?讓對方休息一下吧!換個角色,彼此體驗一下不同角色面對孩子的挑戰,然後我們會對夫妻彼此更有包容,換個角色,你也發現孩子不同的表現與面向,也是很有趣的噢!

 

 

 

 

 

 

Sorry, comments are closed for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