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親子教養]愛走在教養前面


一天之內,你扮演最多的角色是什麼呢?

我們每一個人在這個社會上生存,都帶著許多的角色,我除了是我自己之外、 在工作的職場上,我是一個老師、在面對先生的時候我是他的太太、在家庭之中我是一個母親兼萬能管家。

在這些角色之中,我花最多時間來扮演的,是華德福老師這個角色,因為自我理想追尋的關係,我將自己一天的生命最精華的時間(8~5點)花在工作上,甚至更長,回到家裡後,其實常常就疲憊不堪了!

在回了家之後,我看見的是家裡面需要做的事情,是正在等著我的一件又一間的家事,小孩需要叮嚀的一件又一件事情,身為家裡面的萬能管家,想當然又開啟了另外一種“工作模式”

「小魚萱今天要做的家事是清理貓砂還有照顧動物、小魚齊今天要收衣服還有分類衣服!」

「你今天的作業這邊沒有寫到….」

「要記得頭髮要洗乾淨一點,你每次耳朵後面那部分常常會忘記沖乾淨…」

「麻煩吃飯的時候不要走來走去!已經吃了半小時了,還在一直聊天!」

「你的盤子沒有刷乾淨,過來一下…這邊要用海綿、還有要用力,再多刷幾次!」

「不可以跟姊姊這樣說話、還有踢人是不對的!請你跟姊姊道歉!」

「跳繩用完請記得要放回去,請你不要丟在地上喔!」

我像一個老式的茶壺,左手插在我的腰際上、右手指著孩子,告訴他們哪裡可以做得更好, 一方面不斷對著家人發出尖銳的鳴笛聲、一方面正在努力沸騰,內在還在不斷的思考接下來的生活規律(幾點吃晚餐、幾點前要洗完澡、幾點前要上床睡覺…)

直到有一天,我一面準備晚餐、一面“遙控”孩子的要做的事情的時候,海馬走進了廚房,關上了廚房的門,對著我說:「嘿!記不記得,我們做好了承諾,當我們看到對方有哪些地方可以更改的時候,要友善的提醒他?」

我從跟洋蔥的奮戰中抬起自己充滿眼淚的眼睛,看著海馬:「恩,是啊!你說,我正在聽!」

海馬:「我覺得你把你的工作帶回家了!」

我終於切完洋蔥了,俐落的把菜倒進平底鍋,加了油、開了火,我才笑著對海馬說:「你在說什麼?我哪有把工作帶回家?」

海馬:「噢?是嗎?那為什麼你的工作模式還沒有關掉?」

我想了想:「工作模式?我哪有,我是在教孩子啊!告訴他們要做的事情、教他們生活的常規,如何做家事、如何把東西放回原位,然後維持一個規律的生活作息。」

海馬:「我知道、我知道,你一直都是這個家最棒的人,但是,我覺得你太緊張了,我也覺得你在家裡也像一個老師!而缺少了一些“媽媽”的感覺…」

當天晚上,睡覺前,我給孩子們每個人一個擁抱、一個親吻之後,我躺在床上,想著海馬的提醒,腦袋有許多的念頭,我自己一天之中,花最多的時間在學校,會不會,我的確把學校的角色帶到家裡面了呢?我有許多女性的朋友,現在也在不同的領域擔任著不同的工作,有人當警察、有人當消防隊員、有人在園區當主管、有人金融行業上班,他們在上班面對的挑戰跟我不一樣,他們也會這樣不小心的把同樣的模式搬回家嗎?

在教養跟愛之間,我到底把哪一個順序放在前面?我的親子比例上,到底是愛比較多?還是教養比較多呢?

愛是一種陪伴,但是怎麼樣品質的陪伴呢?

整個禮拜,我都在想這件事情,結果週末的時候,小小魚在我房間玩,小魚萱不小心手放在門縫,自己弄到他的手指,正好這個時候,小魚齊要出去,結果小魚萱很生氣地對著弟弟大吼,還故意撞了他一下,場面頓時之間,有一點的小失控…

那一瞬間,我很想先指責小魚萱對他弟弟的態度,但是腦中愛跟教養的想法又再度跑出來,於是我走向小魚萱,看著他:「你的手還好嗎?我看你剛剛好像弄到了手指?」

小魚萱委屈的點了點頭:「很痛!我不小心夾到了手…」

我拿出醫藥箱,先輕輕地幫小魚萱擦著手、安慰著他,等他好了一些之後,我才看著他說:「我都看到看看發生的事情了,不只是你弄到手指的部分,還有你對弟弟的態度的部分…我知道你那時候一定很不舒服,但是弟弟沒有做錯事情,也不是他讓你受傷的,你自己好好想一下怎麼做才是正確的行為…」

最後,小魚萱走到小魚齊的門前,敲了敲門,走進去跟弟弟道歉,最後兩個人和好如初。

就在這個時候,我發現了,愛跟教養其實都很重要,但是愛必須要走在教養前面,先了解孩子,先同理孩子,先給他們愛,他們就像是迷路的路人,只有在給他們愛的時候,他們會相信你,他們會跟隨你,他們會信任你指引的方向。

之後當教養上場的時候,他們才會懷抱著信賴、懷著接受的態度,不是被迫的、不是被指令的,而是出自於內心的動力,往你希望孩子們走的方向成長!

華德福教育的創辦者-史戴納曾經說過這一句話:「懷著崇敬接納孩子,以愛教育他,然後護送他步上自由的道路。」

對我而言,這個擁抱孩子、接納孩子的姿態,比起茶壺不停下指令的姿態,我更喜歡啊!

Sorry, comments are closed for this p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