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魚海馬の風城異國愛情故事-7.鬼遮眼(上)

先警告,內有恐怖驚悚內容,請小心服用(其實也沒有那麼誇張啦~~我人都好好的了!)

「和我交往吧!我第一次見到你的時候,就喜歡上你了! 你可以做我女朋友嗎?」 

我望著眼前的男人….心中猶豫著… 

老實說「告白」的話,不管聽多少次、會因為每一個人不一樣,所以不管如何其實都會有一種感動!  

當有人說「喜歡你」的時候,基於每一個人都需要被肯定、想要被愛的原因,所以都會有種暖暖的情緒在心臟跳動著! 

但是到底該不該答應呢? 

通常告白後,被告白的人就三個選項: 

 1.好!

 2.先當朋友看看…..(緩兵之計+不確定)

 3.對不起…..我對你沒有那個意思!  

這三個選項,不像是去路邊攤買鹽酥雞,老板問你要不要加辣,或是去小七買東西,店員問你要不要買一個袋子般那樣輕鬆!

每一個選項都會讓人的生命走向不同的道路,讓兩個人的生命有不同的交集! 

兩個人的生命色彩加在一起,有時候會像是紅色加上藍色,變成優雅、浪漫、成熟高貴的紫色,有時候會像是黃色加上紅色,變成讓彼此感覺到溫暖、舒服,充滿朝氣般的橙色!

 如果是不適合兩個人加在一起,會讓彼此的色彩都染上灰暗的色調,再也無法散髮出本來明亮的光芒….. 

究竟我和眼前這個沒有認識很久的男人,要將生命交織在一起,還是分道揚鑣…. 

我沒有多想,常常被朋友形容有時候傻的像是單細胞生物的我,面對這三個選項不想要想太多,所以我把腦海中所有的聲音忽略、也假裝沒有聽到在我左右肩上偷偷耳語的天使與惡魔!

我心一橫,回答:「好啊!」答應了對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不知道,一個人一生中可以住過幾次鬧鬼的房子?

有些幸運的人,可能一輩子也遇不到,可是如果人生歷練豐富一點的人(直接說「倒霉」就可以了),像是小魚我本人,可能就會住個幾次吧!  

如果要提到住在新竹市區鬧鬼的房子,時間應該要再往前推一點點,回溯到我大學時代最後一年!

說真的,最後一年可以說是我過得最不順的一年,尤其實在感情上可以說是非常不順,有時候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想什麼,渾渾噩噩的…  

就在小魚我這麼不順的時候,大學四年幾乎是每年學期結束才會迸出來的老爸、老媽在三月的某一天突然下殺到屏東!  

「怎麼會突然跑來?」我帶著老爸老媽走進人潮繁忙的屏東夜市,帶老爸老媽常常我當年吃了差點吐出來的南部上好肉粽….(說真的,南部粽拿到北部去,北部人會覺得「怎麼煮到爛爛、黏黏的」,可是如果拿北部粽給南部的同學吃,他們又會說「這沒有煮熟吧!裡面的飯都一粒一粒的」真是太有趣了!!) 

「我跟你爸爸去宜蘭進香的時候,去三太子廟….」老媽看了看送上來的粽子、還有炒麵,邊拿起筷子邊說。  

「去宜蘭玩喔?那麼好,有沒有帶牛舌餅給我?」一想到宜蘭就會想到牛舌餅、鴨賞啊!  

「有啦~等一下再給你吃啦!我要跟你說,就是我跟你老爸在拜拜的時候,結果正在問神明爻杯的時候,怎麼樣都沒有辦法求到聖筊,我們就覺得很奇怪啦!結果就問乩童….」老媽邊吃邊說,說到這邊,就突然筷子一放,啪的一聲,把我嚇了一跳!  

「問就問啊!那乩童怎麼說?」人家說好奇心會殺死一隻貓,基本上好奇心應該也可以嚇死一條魚….  

「乩童跟我說啊!是因為我女兒,也就是你,你被跟了!」老媽想了想,吞了口口水,決定直接告訴我這個驚人的事實。

「跟?被神明附身喔?」我看了看我還完好的四肢,想說什麼時候神明跟著我了。

「不是!是被“那個”跟….」老媽壓低了聲音…

 「=.=………我被阿飄跟到噢…….(白化)」本來要夾菜的筷子,因為老媽爆炸性的言談,所以突然停在空中….  

「對啊!你這陣子身體不是沒有很好,然後你又跟我說半夜沒有睡好,每次問你你都說心情不好!」 

「=.=………..(原來睡不好、身體不舒服,不是因為感情不順,是因為被鬼跟到噢),三太子真的這麼說喔??」突然之間,我肚子好像沒有那麼餓了…. 

 「他是說,有一次你剛好經過神明出巡還是什麼,在旁邊沖到,然後被沖到的時候,因為比較弱,結果就有一個女鬼跟著你了…..」本來坐在旁邊靜靜吃飯的老爸,突然插了幾句,把我會被鬼跟的事情先因後果地告訴我…. 

「(e04)……….那麼剛好喔?」居然連遠在天邊可以說是台灣對角宜蘭的三太子,都可以感應到我在屏東的衰……  

「對!所以我跟你老爸連夜下來,看要怎麼化解啊!」老媽擔心的說著。

「喔?可以化解喔?那趕快幫我啦~嗚~」我放下筷子,用手環抱著雙肩疑神疑鬼的往身旁附近打量。  

「哪有辦法那麼簡單?你今天把這個符拿回去燒,然後洗身體,我跟你老爸先去住旅館,之後在這邊找房子,我要上班沒有辦法陪你,你爸先留在這邊陪你住個一個月,情況比較好了再說….」老媽又丟下一個炸彈…  

「你們要留在這邊?爸爸要陪我住在屏東喔?」天啊!這可是前所未有的狀況耶!想當然我可是包袱款款,老爸老媽頂多陪我下來新生報到,然後就放生我在這邊玩好幾年了說! 

「不然勒?你不要把這個事情想得太簡單!弄不好會…….」一向採自由主義完全不太管我的老爸,開口了!  

「那麼嚴重……..好啦好啦……我今天就去住的地方開始打包,明天再來找房子。」 就這樣,我乖乖的回去租的公寓打包。

當我跟室友說,事情的前因後果時,這位我認識三年,未來還會認識十幾年的朋友,就這樣給我笑出來了….  

「ㄚˊ,你被鬼跟喔?」抱著貓咪的室友站在門旁邊,看著我開始整理房間的東西。

「對啦~~~」我拿出要來的紙箱,開始丟東西進去。  

「哈哈哈哈哈~~~你怎麼會被鬼跟?」果然,損友的定義,是能嘲笑對方的時候一定不會放過機會….  

「我怎麼會知道,據說是經過出巡的時候剛好被沖到….」 

「哈哈哈哈哈~~然後你爸要搬下來跟你住?」 

「對啦~~~~」看著滿房間的東西,我怎麼也沒有料想到,那麼快就要開始打包大學的物品。  

「哈哈哈哈哈哈~~保重……..」身為室友,好歹也要聊表心意,所以這位我人生中的損友就拍了拍我的肩膀,當作是鼓勵,然後一路沒良心笑著回到客廳….  

就這樣,我和爸媽在市區火車站前面那條路底,在加油站附近找到了一間鐵皮屋,裡面有簡單的衛浴設備、一個用拉門隔開來的臥室、還有一個附有簡單桌椅的客廳。  

就這樣,我老爸老媽又燒符、又潑水,一下念經、一下拜的,兩個擔心的老人家,先是幫我弄完整套,然後老爸奉命南下陪我,住了快一個月,每天晚上,我們就買好巷口附近餐飲店的便當、伴著電視上的宰相劉羅鍋度過….  

直到我老爸確定,應該沒事了,我離畢業還有一個多月的時間,應該還好,才功成身退的回了北部。 

我自己也以為沒事了…… 結果,開始晚上有種奇怪的感覺,像是覺得有東西站在拉門旁邊,要走進來的感覺,或是有人想要靠近的感覺…..  

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有一天晚上,因為我一個人睡會覺得不心安,所以我都會開燈、開廣播、加上夏天會開冷氣、電風扇。

 可是,隔天我早上九點起床的時候,我是在一片安靜、黑暗中張開眼睛的,所有的電燈、電扇、冷氣、收音機,都沒有在運作……整個房子,靜得可怕!



我好奇的問朋友,昨天晚上有沒有停電,問隔壁的老公公,有沒有跳電,回答都是,沒有!

但是,就在我疑惑的時候,我突然發現,重點不是在於有沒有聽電…

 重點是….就算有停電好了,大家都知道,電來了,冷氣可能不會自己運作,但是電燈、收音機、還有傳統按鈕式的電風扇就會照常運作,那…….到底是誰關的??抖……….

我雖然覺得怪怪的,可是我想說我老爸老媽都已經幫我弄符了,應該是我自己想太多,所以神經很大條的小魚…….還是繼續住到畢業!(其實現再想想,還是會冒冷汗起雞皮疙瘩)  

根據我自己的推斷,可能是因為之前住在家裡,家裡面都有神桌、還有姜式宗親會的列祖列宗鎮守著保佑我,所以我一直覺得沒有鬼怪這方面的問題!


  

後來搬到新竹,有可能一直延續同樣的氣場,所以找到的房子,也都怪怪的! 像是那個半穴居一樣的半地下室公寓….  

「你找的這是什麼爛房子啊!」老爸一走進門劈頭就罵! 

「我…….」這房子有那麼爛嗎?  

「風水風水,哪有人的入口在地底下的啊!一進門就不好!」其實大部份時候,我老爸是一個很平靜的人,也不是那種會管我的,但是我這一次可能真的選房子選得太誇張了! 「

噢~是喔…..」我像是被婆婆狠狠修理的小媳婦,靜靜的跟在老爸的後面。  

「人家說左青龍、右白虎,你看你這個左邊怎麼是洗衣服、放雜物汙穢的地方,右邊又乾乾淨淨,這完全就顛倒啦!」老爸開始一無是處的批評這個房子。  

「左青龍、右白虎……(我只有聽過色情笑話裡面的白虎……被打)」我手指指的郵邊、左邊,搞不清楚老爸說得到底是進門方向的右邊、還是出門方向的右邊…  

「還有,你看你這個客廳,擺放的位置就不對了….還有你的臥室,怎麼在這個方位……」好險蓋房子的人不是我…不然真的可以去撞牆了。

  「那麼糟喔?」我好奇地問。 

「換房子!」老爸一副沒有商量,好像再住下去他女兒就小命不保的感覺。  

「可是我已經簽約了耶~」重點是還有押金,都是你女兒辛苦打工賺來的錢說… 

「一個月多少?」老爸停下來要回到地平面的腳步,轉頭看我。 

「兩千五。」我想了想,還是老實說。 

「那麼便宜就算了啊!」一副才多少錢,老爸揮了揮手繼續往上走。  

「可是你女兒我一個月只有8000元耶!我是便宜的教育實習老師,超廉價勞工耶!」我垮下臉,如果租金再高,我就活不下去了。  

「那就再找啊!這邊不能住了啦!氣場那麼差!今天晚上回家住!」老爸打開了車門,一副沒得商量的樣子,坐進車裡面等我。  

「喔……..好啦!等我一下喔,我收個東西!」 其實不是我多乖,是因為我自己也覺得住得怪怪的!

雖然客廳跟臥是有牆隔起來,但是我老是覺得不安全,每次睡到一半都會驚醒,好像有人在客廳,然後要進來臥室的感覺…… 可是我覺得應該是我想太多了,既然老爸都說要搬家了,那就這樣做吧! 

於是我就打算跟房東講沒有辦法繼續住的事… 我的房東,是非常神奇的人物!他講話很急,全身上下都是改建房子的工具, 每次碰面的時候不是滿身油漆,就是剛改完他的房子的某一個部分弄得滿身是汗!  

「不要住這邊?沒有關係啊!你要不要住在青草湖那邊?剛好我那邊也有房子,而且剛好有人退租。」房東正好住在我樓上,他從二樓下來,停下來想了想,然後回答我。 

「真的嗎?可以直接轉噢?那邊多少?」想到可以不用賠押金,我眼睛一亮! 

「3200元,而且更划算、更大間,樓中樓喔!一樓有小客廳附有簡單的傢俱,然後有一個小樓梯上去樓上臥室,而且還有電視、冷氣、連第四臺都有!」房東一副你賺到了的表情! 

「真的假的?那第四臺的錢也算進去嗎?所以是包水、第四臺的費用喔?」 哇!平常第四臺一個月就要600元耶!

 「對!你要的話,跟我去看,那一間就給你啦!」房東一副“我很阿莎力”的表情,讓我不禁馬上行動…  

「好!現在一起去看!」這麼好的房間、還有價格,怎麼可以讓它溜掉,於是我就跟著去看了!  

果然跟房東說的一樣,小樓中樓(雖然有點簡樸,是鐵梯子加蓋的),但是有小小的客廳、還有電視、冷氣、冰箱,然後鐵梯走上去,是一個小小的臥室,也有冷氣,而且還有小小的陽台,推開門可以看到房子前面的一座廟,只是廁所衛浴設備設是在公寓的對面,可能本來是雅房的設計,後來房東自己改建,但是這個衛浴設備只有我一個能使用,因為我剛好就在三樓的盡頭,平時一、二、三樓的房客也不會經過我門口。  

「這些電器都可以正常使用嗎?」我看了看環境,需要打掃一下,可是還可以接受。  

「當然可以,不行你跟我換啦!」房東再一次展現了他好像無所不能的神情! 

「那合約呢?要重打嗎?」我拿出放在背包裡之前簽的合約。  

「不用啦!我們改一下,然後彼此都在旁邊簽名、蓋手印就好了!」房東揮揮手,好像這種是他已經非常老練,見怪不怪的拿出公事包裡的印泥。  

 我們兩個人改好合約,算好開始的日期,然後他把鑰匙先交給我,我跟他約定好了五天後把之前那個半穴居的房子清空、再把鑰匙交還給他。

 就這樣,我從半穴居搬出來….搬到名字很好聽的青草湖去,本來以為,這會是非常好的開始,殊不知,其實這是惡夢的延續…..(請來個盛如竹的口吻)

 
在搬完家大約兩個禮拜吧!我國小、國中的好友,麻吉琇、青竹梅馬GOGO、還有當時G同學的G男友,他們決定拜訪我的小租屋。

所以我們約好一天,晚上的時候在新竹市區碰面吃飯,然後他們開車跟著我到青草湖租的房子。

我們三個女生笑笑鬧鬧地走進房子,然後我帶著他們三個人,從一樓慢慢的龐樓梯走往三樓,一路上聊著天,我介紹著房子,然後推開了玻璃門,請他們進客廳,帶著他們繞了一圈之後,我們坐回客廳,奇怪的是,剛剛本來很健談的G男友,從下了車之後,卻再也開口沒有說話…

我笑著問他:「你是累了嗎?怎麼突然變得那麼安靜?」

 他面有異色般不自然的笑了笑,然後轉身過去,跟GOGO耳語了起來……

這時候,我看到GOGO的表情也突然不自然的起來,她問:「等一下你要跟我們一起回市區嗎?」

「都可以啊!那就一起回去好了!」我搭著琇的肩膀,打起主意等一下要凹他一頓宵夜!

「那….時間差不多了,我們一起出去好了!」GOGO同學說完就從沙發的椅子上起身。

於是我們四個人,就離開了租的房子,往市區開去,當我們回到了人潮洶湧的新竹市區之後,G男友在路邊找了個停車位,然後把我叫進車….

「怎麼啦?神秘兮兮的?」我進到車子裡,好奇地頭往前面的駕駛座、側座探去,只見他們兩個在使眼色,好像是在互推到底要誰說…

「這個…..哎呦~要怎麼說,我不太會說耶!」GOGO為難地看著身旁的人,又看了看我。

「做什麼啦?趕快說!有秘密喔?」我還不知死活地推著GOGO的肩膀。

「就是啊…我男朋友,其實可以看到“那個,,,,,”」GOGO  終於支支嗚嗚的開始說起話

「哪個?」我繼續沒神經地問下去。

「嘆~就是啊,像是路邊意外的、或是有事想要求他的….」GOGO同學越說越慢……

「什麼啦?你就直說了」我怎麼好像越聽越不懂….

「就是他可以看到『阿飄』啦!」GOGO好像是終於霍出去,說出來了!

「真的假的?所以他有特殊體質囉!」

「是啦!然後他剛剛跟我說,他在你家看到一個“那個”….」

「那個!!真的假的~~抖」我開始抓著身旁的琇…….

「我問你,你有沒有常常在清晨的時候、差不多是四點左右的時候,聞到煙味?」GOGO慢慢地說著,雖然語調很正常,可是說出來的話可是比司馬中原還恐怖….

「煙味?我沒有聞過煙味,但是有時候我通宵去唱歌,差不多那個時候回來,常有聞到人家早上燒經紙拜拜的味道…每次我都在想,他們怎麼那麼早起床拜拜、燒經啊!」我認真地回想。

「笨蛋!那個不是燒經紙的味道啦!」GOGO一副恨鐵不成鋼的語氣。

「那不然是什麼?」我不想繼續問,可是好像必須繼續問。

「那是那個老公公在那個時候,被燒死的味道…..所以其實你每次聞到的時候,就是你經過他被燒死的地方,剛好路過“它”……」

「……=.=……媽~~」我抓著琇的雙手,天啊!我真的有被嚇到了….

「像是剛剛,他其實有發現我男朋友應該看得到,所以剛剛在房子裡面一直跟著我們,然後一直看著我們….」

「……………」我已經嚇到說不出話來了……
 
「還有剛剛我們在說話的時候,其實他一直我們附近…..」

「…………..」嗚!我整個腿軟……

「剛剛我們要出門的時候,其實它在門口等我們…….」GOGO還繼續說下去,可是我可以想像他當時臉色一變的原因…

「……………」媽!救我……

「所以,我男朋友勸你,最好不要再住那邊了…….」GOGO同學終於一次說完,像是鬆了一口氣,任務完成的感覺。

「…………….這是真的嗎?」我抓著身旁的好友,一副快要哭出來的表情,認真地問前座的兩個人。

「是…….」他們像是判斷出病患患有癌症,雖然不想說,但是還是逮說出口的醫生…

「嗚~我怎麼那麼衰,居然千挑萬挑,挑到這種房子,難怪人家說『便宜沒好貨』,難怪房東開價那麼便宜,我本來還想說是不是因為隔音的關係,每次都會聽到旁邊的情侶妖精打架的聲音,所以才那麼便宜….結果居然是因為鬧鬼!晚上我不要回去了…..不要留我一個人啦!」我像是快要溺水的人抱住救生板一樣,抱住身旁的麻吉….

 「乖~~~」一直在旁邊聽的琇終於出聲了,他摸了摸我的頭。

就這樣,我的人生第二次被慎重的宣告,「遇鬼了!」其實也不是說靈界的好兄弟們有什麼問題,我每年中元節都有乖乖的跟阿嬤拜拜,我也相信許多好兄弟們是無害的,就只是跟我們處在不同的時空,但是,如果剛好因為氣場不順遇到、或是住進不好的房子,就真的能避就避~

所以,在無限的害怕之中,我又準備要搬家了……
 

 (這篇因為有點長,所以要分上下篇,小魚我深夜了,自己一個人打字有點毛毛的,所以明天早上起來再更新…..)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九年後的今天…….

「Honey………」我偷偷地打開海馬的房間門,然後輕輕悄悄地靠近他。

「怎麼了??」海馬目不轉睛的盯著螢幕,正在研究著最近做的案子。

「我可不可以借用你的『存在』十分鐘?」冬天到了,海馬跟小小魚都非常的溫暖,就只有我一個人會有手腳冰冷的問題,他們都像暖爐一樣,抱起來超的舒服的!

「什麼?我很忙耶…..」海馬抬起頭,看著我。

「就是…..我現在在寫住新竹市住到鬼屋的事….我很害怕啦!寫到關鍵的地方,我就超害怕的,雖然旁邊就是神明廳,可是我還是一直發毛!你可不可以陪我十分鐘…」

「原來如此,好啊!」陪我住過鬼屋、一起經歷過許多恐怖事件的海馬,看我的表情,就知道我害怕的不得了,雖然案子很重要,可是還是放下來上樓陪我….

「嗚~~你人真好!」我牽著海馬的手,往樓上走…..

「可是我還是搞不懂,為什麼愛情故事裡面你要把那一段鬼故事加進去….」

「那是因為,那一段很重要啊!是決定我們之間發生的是很重要的一段,所以雖然我也不想寫,但是帶過去就好像怪怪的…」可以的話,我也不希望半夜一個人對著鍵盤寫鬧鬼的故事…..

「你開心就好……」海馬插著手,站在我的房門口,聽著我一個注音符號、一個注音符號的打著,用他的存在守護著我的不安….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請大家多幫忙按讚、按推~也歡迎轉貼分享噢~~

 
  想要及時看到小魚還有海馬的發展嗎?想要知道小魚家每天發生的趣事嗎?

 來來來~~~ 趕快邀請你的朋友加入小魚家的粉絲團吧


 

—–延伸閱讀—–
小魚海馬の風城異國愛情故事1-初見篇

2 Responses to 小魚海馬の風城異國愛情故事-7.鬼遮眼(上)

  1. Alice 說:

    終於等到了!!開心!
    等了將近一個月,
    小魚媽真是會吊人味口(是這樣說?這樣寫嗎?sorry~太久沒說中文,寫中文了)
    我想這是小魚媽的獨特風格,
    就像當初對海馬爸一樣,讓他等一等
    小魚媽真是太有”魅力”了

  2. […] 小魚海馬の風城異國愛情故事-7.鬼遮眼(上) […]